免费资源最多的影视app

未分类

一千两变一百两,好肉痛!

乔薇心里,悲伤瞬间逆流成河——

官差差点被她这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笑死了,她知不知道到底多少人参加神童试?仅南山书院便有六百人,这还不是人数最多的书院,全京城同时开考的书院一共十六家,她儿子能在万余名考生中脱颖而出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,更别提考生都是家境不错,受过良好教育的。

而据他方才了解,乔景云去年才开始念书,前前后后不足半年光景,便能如此神通广大,可见这孩子天赋惊人,不在当今丞相之下。

若非亲眼所见,他是不会相信世上真有这样的孩子。

只可惜这么好的孩子,居然没有父亲,随母姓乔。

赵大娘是不太懂什么探花状元,但她知道第三名是啥意思,这景云小子都得了第三,那她儿子应该更好吧?

她望着那厚厚一本名册,眼睛贼亮贼亮地说道:“官差大人,赵生是第几啊?第一还是第二?”

第二也没关系,他刚刚不是说一百两,八十两,五十两吗?那第二名八十两,也是很大一笔钱财了!

官差略有些迟疑地看了她一眼,翻了翻名册:“前三没有赵生的名字。”

“没有?”赵大娘抹了把额角淌下的汗水,手背上的污泥沾到了脸上,倍显狼狈,“那他第几呀?”

官差在名册上一行行阅下来:“没有赵生。”

短发格子衬衣学妹清纯照

“怎么会没有?你看错了吧?”赵大娘说着,去拿名册。

村长一瞧她那黑乎乎的手,吓得够呛,赶忙挡开她的手:“人家官爷怎么可能看错?”

赵大娘不死心:“小乔你识字,你帮我看看,是不是他看漏了?”

乔薇其实并不相信官差会看错,但对着赵大娘期盼的眼神,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看向了官差,索性官差十分随和,当即把名册递给了她,她从第一名,逐一看到第一百名,的确没有阿生的名字,也没有望舒的名字。

望舒没上榜,不足为奇,毕竟第三门她是第一个被送来的,一扇门都没走过,但阿生第三门拿到了合格分,前两门又是他强项,缘何没能上榜呢?难道说,真的那些孩子全都在阿生的能力之上吗?

官差对村长与乔薇拱拱手:“我还要回去复命,就此别过。”

村长挽留道:“吃了饭再走吧!”

村长夫人忙道:“是呀是呀!饭都熟了!你吃了再走!”

官差笑道:“多谢姚村长美意,我心领了。”又对乔薇道:“不知乔夫人可否送下官一程?”

这便是有话与她说了。

乔薇点头,送他出了村长家,身后,是赵大娘一屁股跌在地上的声音,之后,嚎啕大哭……

大概是村长领悟了官差的意思,没叫乡亲们追上来凑热闹,走到村口时,官差停下脚步,对乔薇道:“赵生的总成绩其实是在百名之内的。”

乔薇纳闷了:“那他为何榜上无名?”

官差神色复杂道:“夫人可知,他走六扇门时作弊了?”

乔薇哑然。

官差从宽袖中拿出一个锦盒:“这是丞相大人奖励给令千金的。”

“望舒?”乔薇接过了锦盒,打开一看,险些被闪瞎了眼睛,居然是个巴掌大的金算盘!

官差瞧她两眼放绿光的样子,想起她前一刻还差点哭出来,实在是绷不住,笑了:“令千金的第一门与第三门虽差强人意,但算数一门做得极好,丞相大人得知她才五岁,能考出这样的成绩实属难得,便略赠薄礼,以资鼓励。”

丞相真是个大好人!

不仅出手教训狗官,还如此慧眼识英才,比那些只拿俸禄不办实事的昏官强多了!

原本,一千两变一百两,她很难过的,但有这个金算盘,又觉得雨过天晴了,虽然不能当钱花,但放着好看也可以呀!而且万一哪天真的落魄了,把它拿去当,也能当出好大一笔钱不是?

更重要的是,两个小包子一起参加考试,哥哥得了小探花,望舒却什么都没有,一定会很难过的,现在好了,看到金算盘,一定会高兴得蹦起来。

想起女儿甜美的小模样,乔薇的眸中掠过一丝暖意。

官差向乔薇辞行,乔薇不能白让人家跑一趟,但自己身上又没带钱,忙到罗大娘家借了一两银子。

官差没推辞,收下道了声谢,策马离开了村子。

事后,村长找上乔薇,问官差说了啥。

乔薇犹豫了一下,觉得没什么不可对村长言说的,便把阿生与望舒的情况告诉他了。

村长听完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景云得了第三名的事,一下子在村里炸开了锅,等乔薇告别村长,回到罗大娘家吃饭时,屋里已经被前来看热闹的人挤满了。

在村子里,有人念书是大事,念书念出名堂更是大得不得了的事,不是有句话——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吗?原话他们讲不出来,道理却是明白的。

年前阿生考上童生,几乎轰动了十里八乡,那回还没官差前来报喜呢,这一次,连京城的官爷都上门了,可见景云这孩子多出息了!

村长夫人提了十斤芝麻油、十斤白面,到罗大娘家给乔薇贺喜,她是城里人出身,只因家境贫寒,她又是个庶女,地位不高,才嫁了个有些出息的乡下人,但她骨子里仍保留着城里人的清高,并不是个会轻易上门的人物,阿生的童生席面,她就没去呢。

这一晚,罗家异常热闹,要不是罗大娘开饭了,众人不好意思留着蹭饭,怕是得留到深夜去。

帮着种田的一伙人都在罗大娘家吃了饭,赵大娘与阿生没来。

乔薇给隔壁村儿的两位庄稼汉结了工钱,一人一百文,给栓子爹、二狗子家、赵大娘家各送了一篮鸭蛋。

送到赵家时,没进院子,乔薇便听到了赵大娘的怒骂:“你还有没有点出息了?啊?我跟你爹砸锅卖铁供你念书容易吗?你当我们的钱是地里捡来的?你一个月束脩二两银子!那是多少钱你知道吗?能买多少东西你知道?不是你要念书,我们家早盖新房,我早给你哥娶个媳妇儿了!就为了你,全家都过的什么日子?你是看不见还怎么?你怎么这么不长进啊?啊?!”

“你说你考不上秀才就算了,怎么连景云都考不过啊?景云多大你多大?景云还没爹呢!一个没爹的娃你都考不过!你还能干什么?你告诉我你以后还能干什么?花那么多钱供你念书,到头来,你还是要回来种田是吧?那干脆不读了!”

“我怎么生了你这么没出息的东西!你爹一身的病,都没舍得去看,把钱留给你念书!你给念到哪儿去了?念到牛肚子里去了!我后悔生了你我!”

乔薇听不下去了,阿生好歹是个十岁的孩子,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了,这么伤人的话,不怕他受不住吗?

乔薇对着屋子喊了声:“赵大娘,我来了!”

里头的吵闹声戛然而止。

乔薇拎着一篮子鸭蛋走进堂屋,赵大叔坐在后院磨刀,她喊声赵大叔,赵大叔道了声“小乔来了啊”,听得出情绪不高,乔薇拎着鸭蛋进了里屋。

床上坐着阿生,眼圈红红的,压抑着怒气。

赵大娘坐在他对面的凳子上,拿帕子抹着泪。

乔薇把鸭蛋放在桌上,不好直接劝架,就道:“阿生晚上没吃饭吧?到我那儿去吃点儿?”

阿生就要站起来,赵大娘一声厉喝:“你还有脸吃饭?!”

阿生直起来的脊背又驼了下去,捏紧手指,一言不发。

乔薇又对赵大娘道:“赵大娘,我干娘找你有点儿事儿,你随我过去一趟呗。”

赵大娘知道乔薇是在给自己找梯子下,她也不是那不识好歹的人,吸了吸鼻子,走到乔薇身侧,准备与她一同出去,刚走到门口,床上的阿生开了口:“我不念书了,你明天去给我退学吧。”

赵大娘炸了毛:“你说什么?给我再说一遍!”

阿生压抑在心口的气团终于爆开了,一把站起来,青筋暴跳地吼道:“我说我不念书了!我回家种地!我上京学手艺!干什么都好!我不吃你们的!我不喝你们的!我自己养活我自己!”

赵大娘气得一噎,指着他鼻子道:“你书都念不会,还会干啥?”

阿生怒道:“那你就会了?我干啥不用你管!我明天就走!我去找永年哥!我再也不回来了!”

赵大娘七窍生烟:“好好好,你去找呀!有本事你现在就给我去!”

阿生站起身,头也不回地往外走!

“阿生!”乔薇拉住他。

赵大娘气得直抽抽:“你让他走!看他敢不敢出这个门!他出了,我就没他这个儿子!”

阿生咬牙道:“谁稀罕做你儿子?你以为做你儿子很好啊?吃得差!住得差!整天就知道让我念书念书念书!你们根本没把我当儿子!你们就是指望我给你们赚钱!我没赚到,你们就嫌弃我!我受够你们了!我再也不想回来了!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当初怎么没把你丢进井里淹死啊?你这杀千刀的,敢这么和你娘说话,我……我打死你!”赵大娘上前就是一巴掌扇了下去!

乔薇眼疾手快地捉住了她的手:“赵大娘!你先冷静,有话好好说!”

赵大娘挣扎,眸子里的怒火几乎要喷出来:“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!连个五岁娃娃都考不过,这种废物到底有什么用啊!花那么多钱都白花了!”

乔薇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,照赵大娘的说法,第三名以下的全是废物了?真不知是在骂阿生,还是在骂景云。

阿生狠狠地瞪了赵大娘一眼,扭头就走!

赵大娘气得身子都在发抖:“你走哇!好哇!你走!走了别再给我回来!我就当没生你这个儿子!你死在外头才干净!”

话音刚落,后院传来噗通一声,赵大叔喊破了喉咙:“生啊——”

阿生投井了。

这种只在新闻里看到的桥段,乔薇从未想过它会真正地发生在自己身边,还跨越了千年的王朝。

那一瞬的震惊,简直如一道晴天霹雳,劈在她,以及赵大娘的心口。

赵家无人会水,乔薇跳下井,将阿生救了起来。

赵大娘哭得昏天暗地。

罗大娘问询,与翠云一块儿赶了过来。

罗大娘在隔壁屋将赵大娘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顿:“不是我说你啊小芳,你家阿生怎么不能干了?他才十岁就下了场,给你考了个童生回来,他多卖命你看不见呐?你还不满足!还非得骂他!我永志永年要是有阿生一半聪明,我做梦都笑醒了我告诉你!”

另一间屋子,翠云也在训斥弟弟:“爹娘养你多不容易,就说了你几句,你还顶嘴?还去寻死?你就不想想你死了爹娘要怎么办呐?你大哥是个游手好闲的,成天不干正经事,咱家就指望你了,你怎么还拿自己的命作践呢?”

翠云说着说着,哭了起来。

乔薇叹了口气,拍拍翠云的手:“大嫂,你先帮我倒杯茶吧,我与阿生说几句话。”

“诶。”翠云红着眼眶站起来,走到门口了又威胁阿生道:“再不许这样了知道吗?”

阿生垂眸,不吭气。

翠云出去了。

乔薇看着他,轻轻地说道:“阿生啊,你心里是怎么想的,告诉我。”

阿生抬起发红的眼圈:“你不骂我?”

乔薇微微摇头:“骂人费力气,我没那力气,我想听你说。”

从来没人听过他说,他的想法在这个家里根本不重要,他唯一存在的价值就是不停地念书,念到考上秀才,为家中减免赋税,念到考上大官儿,让家人飞黄腾达。

他很羡慕景云和望舒,因为他们娘会问他们喜欢吃什么、喜欢玩什么、喜欢做什么,从不逼着他们念书,他们想念就念,不想念可以玩上一整天,还有十七哥哥、冥叔叔那样的贵人宠着他们。

他们虽然没有爹,但他们每天都很开心,自己有爹有娘又怎样?他们都想逼死他!

他时常会想,如果他也是乔姐姐的孩子就好了,或者是冥叔叔的孩子也不错,可他不是。

阿生想要能干的父亲、温柔的母亲,这个乔薇能够理解,大概全天下没哪个孩子不希望自己爹娘是这样,父爱如山,母爱如水,但世事哪能尽得圆满?

他出生在这样的家庭,他别无选择。

他能做的,只有改变自己,让自己足够强大,自己就变成那座山,然后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汪泉水。

乔薇从屋子里出来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了,赵大娘颤声问她:“阿生怎么样?”

“睡了。”乔薇轻声道。

赵大娘神色一松。

罗大娘与乔薇离开了赵家,一路上,罗大娘感慨不断:“真没想到那孩子会这样,平日里最老实不过的人,一拧巴起来,居然轻生!”

这或许就是不在沉默中死亡,就在沉默中爆发吧?

从官差告诉她阿生在六扇门作弊时,她就猜到阿生逼急了容易走极端,只是也没料到会如此极端。

撇开这点不谈,阿生其实是个十分优秀的孩子,只可惜赵大娘想要的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孩子,她想要一个神童。

人一旦滋生了与能力不匹配的欲望,就会变得痛苦。

乔薇摇摇头,想起赵家那一摊子事,不由唏嘘:“越是穷,越是问题多,越是问题多,就越是穷下去。”

“可不是吗?”想起赵家欠她与小薇的钱现在都没还,罗大娘叹了口气。

二人回到罗家时,景云与望舒已经歪在床上睡着了,望舒的手里拽着那个金算盘,做梦都不撒手,可见多喜欢了。

小白趴在望舒的肚子上,小爪子扒拉着自己拔毛挣来的小算盘,一脸荣耀。

乔薇想想自己平日里对两个孩子还算不错,唯独对这风骚的小家伙刻薄了一点,走过去,摸了摸它小脑袋。

小白终于等来了梦寐以求的亲昵,算盘也不要了!撒娇地扑进了乔薇怀里!

喔,好舒服~

乔薇抱着它,轻轻柔柔地说道:“你哪天要是想不开可千万别跳井,捞起来都肿了,撞墙吧,皮是完整的,我还能卖张貂皮。”

小白:“……”

内心受到一万点暴击……

……

却说王妈妈在与刘婶子见了一面之后,没有立刻回京,而是悄悄在刘婶子家住了下来,刘婶子对家里人只说是娘家一个远房亲戚,过来躲债的,以免被债主找到,所以最好别走漏风声,刘家人深以为然,毕竟,他们常年被逼债,已经逼出了相当丰富的经验。

因此,整个犀牛村,根本没人知道刘家住了个“客人”。

“客人”整日都在刘家待着,暗戳戳地观察乔薇,顺便等待时机。

据她观察来看……她看不出结果,但是临走时夫人告诉过她,大小姐的背上有一个小月牙儿胎记,她只需看看对方的身子,便能确定对方究竟是不是自家大小姐了,若不是,那么夫人会放过她;若是,那真是抱歉了大小姐。

“你确定今晚合适?”王妈妈问刘婶子。

刘婶子胸有成竹道:“你放心吧,她种了一天地,回去挨着床就睡了,雷打不醒!”

小娃娃就更不会醒了,哪个孩子不是夜里睡得像头猪?

王妈妈觉得可行,换上一套深色衣裳,蒙上面巾,在刘婶子的带领下出了门,村里有不少狗,打正路走一定会被发现,只能绕行。

刘婶子带着王妈妈从自家后门一路直行,走到一处山脚下,从一条小路缓缓绕行,进了山林:“好了,我就送你到这儿了,你记住,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,大概两里地能看见一条岔道,你走东边知道吗?走东边就出林子了,一出林子就能看见她家。”

“东边……”王妈妈呢喃,大晚上黑灯瞎火的,谁分得清东西南北?

“就是左边儿!”刘婶子道。

王妈妈记下了。

刘婶子又正色道:“行,那你快去抓你儿媳。”

我早看她不顺眼了,你把她抓走,东村那块地就是我的了。

这条路是平时徐大壮上山打猎的路,并不可怕,也无猛兽出没,一些小虫子小田鼠都不足为惧了。

王妈妈举着火折子往里走,果真没走多久便看到了刘婶子说的岔道口,确切地说,是两条路相交叉的十字路口,她站在那里,忽然有些晕。

到底走哪边来着?

一只小田鼠从她袴腿儿上擦过,她吓得上蹿下跳!火折子都掉在了地上!

等她捡起火折子时,忽然想起来,刘翠花说的是走左边儿。

她长松一口气,左拐,没入了夜色深处。

她却并不知道,刚刚上蹿下跳时,她已经调转了一个方位,此时的左边,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左边了。

乔薇美美地睡了一觉,四更天时,准时被体内的生物钟叫醒,她走到院子里,呼吸了一口山间的空气,舒畅极了!

照旧是做了点心与早饭,再去把孩子们叫起来,可等她进屋时,景云与望舒已经醒了。

景云早起不奇怪,他一贯自觉,可望舒这条小懒虫竟也睁开眼睛了。

“嘻嘻。”望舒冲着乔薇傻笑。

乔薇走过去,亲了亲她额头:“什么事这么开心呀?”

望舒的小手唰的一下从被子里抡出来,拿着一个金灿灿的小算盘,笑得看不见眼睛:“我得的奖!”

原来是这个,乔薇忍俊不禁地笑了。

“我是不是很厉害?”望舒笑嘻嘻地问。

乔薇笑着点了点她小鼻子:“当然,我们家望舒最厉害了!”

给望舒穿戴整齐,望舒迈着小短腿儿去尿尿,乔薇走到已经洗漱完毕,正坐在窗前收拾书袋的儿子身边,俯身亲了亲他柔软的脸颊:“我儿子也很厉害,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小男子汉。”

景云小脸一红,腼腆地笑了。

兄妹俩手拉手去上学,乔薇带上点心与皮蛋去了镇上。

阿生还是去上学了,乔薇在半路远远地看到了他,栓子爹也看到了,问要不要追上去让阿生也上车,乔薇摇头。

这孩子不过是与她相处了几日,与冥修十七相处了一日,便已经开始幻想不切实际的东西,他甚至想要冥修那样的父亲,这种想法本身算不上大错,但若因此而嫌弃自己爹娘,那就不该了。

乔薇去容记交完货,回了村。

她如今手头有了点积蓄,便想换个好些的住处,山上的是个土房子,朝向不好,有西晒,夏天想必会很热,更别说它还漏风漏雨,乔薇都怕哪天下场大雷暴,它就直接给塌掉了。

“你要搬家?”罗大娘惊讶地问。

乔薇微微一笑:“不是,我挺喜欢山上的,我就是想把房子推了,做个新的,结实一点的。”

土房子确实不够结实,问题也多,一到夏天,蛇鼠虫蚁蜜蜂蟑螂,全都钻墙而过了,一般人做土房子,都会加点竹子茅草芦苇,有条件的,如罗大娘家与徐大壮家,用了点木材,还在屋顶上了瓦,村长家是最豪华的,基本采用青砖与木材,冬暖夏凉,好看又实用。

乔薇目前住的房子啥都没有,住这么些年还没塌,也是奇迹了。

罗大娘也是想到这个,所以很赞成乔薇建房:“要是能建成村长家那样的就更好了。”

乔薇可不想要村长那样的,她想做个风格独特的乡村小别墅,要是条件允许,再挖个游泳池,那住得就舒坦了。

“做房子贵吗?干娘。”她赚了二百余两,景云赚了一百两,加在一起三百二十多,可谓是一笔巨款了。

罗大娘想了想:“村儿里好久没人做房子了,也不知行情涨没涨,不过……你做房子,恐怕还有个问题。”

户口的问题。

山上那块地本身就不是乔薇的,她住住没什么,反正是个没人要的废弃小土屋,但她要在那儿盖房子,性质就变了。

罗大娘分析道:“房子是你盖的,但地不是你的,将来哪天村子里要把地收去干点别的,你那房子可保不住!”

母女二人提着一篮子鸭蛋,找上了村长家。

村长不在,接待他她们的是村长夫人。

村长夫人如今是可喜欢这个外来寡妇了,她一出去,说神童试的小探花是他们村儿的,不知多有面子!

村长夫人将二人请到堂屋,泡了一壶新茶,喜滋滋地道:“什么风把我们探花娘吹来了?”

乔薇微微一笑,直言不讳地道明了来意。

村长夫人原本还怕她发达了就跑了呢,这可真是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!

她笑盈盈地道:“你想盖房子,简单呐,把那块地买下不就得了?我在想法子把你户籍落上,你就真的是咱们犀牛村的人了!”

乔薇顿了顿:“那块地皮……贵吗?”

下午,村长夫妇上了山,给乔薇丈量土地。

这块地并不是在山顶,严格说来也是一处半山腰,风景极好,土质肥沃,又靠近山林,算得上一块风水宝地了。村里原先并没有卖地给外乡人的先例,若是一年前的乔薇与村长提这事,村长大概直接不予理会了,可如今,人家是小探花的娘啊!等景云长大了,说不定就成大探花,大状元了,想想他们村儿飞个金凤凰出来,那是多么光宗耀祖的事!

村长量完,面积有点大,将近三分之一亩地:“你要买这一整块还是……”

“一整块吧。”她想挖个游泳池的呢。

那就有点贵了,老实说,就算是本村人买这么大一块地,也得花不少银子。

想到什么,乔薇困惑地问:“村长,你确定这块地能卖吗?”在现代,农村的集体土地都是属于集体,个人是不能买卖的,村民只有使用权,却没有处置权,就算村长,也不能买地私用。

村长点头道:“能卖呀!”不能卖的话,那些权贵是怎么圈地的呢?前朝圈地严重,最终官逼民反,到了本朝,对买地私用就严格多了,本身分给村民用的,不用村民花钱,可若是另外去买,那价格就有些让人望而却步。

这事儿得衙门审批,村长第二天便去了趟县衙,他是诚心想把这事儿办妥,嘴皮子都快磨烂,才给谈出了一个最低价——五百两。

乔薇差点吓尿!

五百两,那就是叁拾万人民币呀!

农村的地,能卖出这样的价,也是真的很坑爹了!

村长解释道:“你买了,这块地就是你个人的,子子孙孙都能用,衙门不会收回。”

哦,所以没有最高土地使用权限七十年,她子孙后代用上一千年都可以,不想用了,卖出去也行,这么一想,这价格也就不算贵了。

晚上在罗大娘家吃饭,罗大娘给景云望舒分别舀了一勺红烧肉,问乔薇:“你手头还差多少?”

乔薇算了算自己的小金库,扒了一口饭:“还差一百七十两。”

罗大娘没说话了,待到翠云去洗碗,将乔薇拉进了自己屋,从床底下上摸出一个小箱子,开了锁:“这是三十两,你先拿去用,不够我再想办法。”

她手头积蓄就这么多了,但外头的债全部要回来,应该能再凑出五两。

她压低音量道:“你别告诉翠云,她不知道我有这些,她知道了,更要把手里的钱拿去贴补娘家了。”

婆婆果然是在媳妇儿面前留了一手的。

待乔薇出了屋子,去帮翠云洗碗,翠云突然关上门,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,袋子上还有着淡淡的乳香。

她把钱袋放到乔薇手里:“妹妹,我和你大哥没能耐,全部家当也就五两银子,你拿去,能添一点是一点,你别告诉我婆婆,她知道了,又要说我藏私房钱,是不是想去贴补娘家了。”

媳妇儿在婆婆面前也是留了一手的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修哥【微笑】:泳池PLAY,本相喜欢。

\(≧▽≦)/

P。S。上一章修改了结尾,神童试的奖金是总的一千两,分到景云这边的是五十两+修哥的五十两,一共一百两。免费资源最多的影视app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