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刚才听了萧院正他们的辩证,又看了他们的药方,她便知道了她的不足之处。

可是,也是因这天气突变,让萧院正好好的药方变成了不适宜,她心里那不太好的药方却又可能正对症。

所以周满才觉得皇帝运气不好,这是时也命也,是大夫治不了的。

当然,这些内因满宝知道,萧院正知道,太医院里的其他太医也看出来了,不过没人说出口就是了。

病人们,尤其是皇帝这个尊贵的病号可不会理解这些,他们只会觉得自己的病没治好,哪管什么时也命也?

这些内因满宝是不会,也不能告诉皇帝,因此只能暗示他,太医开的药方没毛病,也没人要害您,就是您运气不好,昨晚正好碰上东南风,气温又一下飚高,冷热交替之下,内力的寒热也未消,病情便一下重了。

皇帝听出来,心中不由更郁闷了。

满宝却犹自不觉,还在一旁给他扎刀,“您那天不该不吃我给您开的药的,那天天气多好呀,吹的还是北风,夜里凉,您吃了药,盖着被子睡一觉体内的寒气就消了,就算您后来受热不舒服,最多身上长些痱子,嘴巴长两个泡也就完了……”

满宝一边唠叨着一边把针扎完了。

一旁的太后这才知道还有这个根由,不由生起气来,伸手要拍他,一抬手发现他身上都扎着针,这才克制住,但还是忍不住生气的念叨,“你都这么大,孙子都能满地跑了,怎么还做这样不听医嘱的话?太医都给你开药了,你竟然不吃。”

皇帝本来就晕的脑袋更昏了。

他心里是真的后悔了,可谁这会儿能把太后或是周满弄走?

甜蜜劲秋蓝装魅影极其秀丽

因为皇帝是趴着,满宝不太能看得到他的表情,听见太后教训皇帝,还跟着点了点头。

太后见了,训得更起劲儿了,见他趴在床上不说话,而她正好能看到儿子憔悴的脸色,再一摸到他滚烫的额头,太后就忍不住又哭起来。

她抹着眼泪道:“猫奴,我现在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了,难道你还要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吗?”

皇帝一听,也忍不住伤感起来,偏手又不能动,只能哑着声音安慰她,“母亲宽心,儿子不会有事的。”

一旁的满宝见缝插针,“要按时吃药。”

皇帝:……

太后盯着他看。

皇帝只能应了一声。

皇后终于来解救他了,上前扶起太后安抚道:“母后,别过了病气给您,让臣妾来照顾陛下吧。”

太后看了眼皇帝身上扎的针,又看了一眼周满,抹干净眼角的泪水后道:“周满,萧院正,你们好好的治,治好了陛下自然有你们的好处,可要是陛下出了什么事,哀家也是会不客气的。”

萧院正诚惶诚恐的应下了,满宝躬身应下,感觉有座大山哐当一下砸在了她背上。

这会儿她总算感受到了当官的不好,唉~

果然,拿了多大的好处,便要承受多大的风险,书上果然没有骗人,天上从不会掉馅饼的,难怪皇帝给了她一千亩的职田。

满宝扎了降温针,皇帝略微好受了点儿,但发热的温度依旧很高。

满宝拔了针,刘太医刚好送了药上来,皇帝喝下,满宝便给他行另一套针法,让药效可以快些起作用。

大家商量出来的药方降温效果还不错,主要是皇帝现在烧得太厉害了,萧院正已经不能顾及旧伤,不然真可能把人烧死。

这一剂算猛药,皇帝服下后很不舒服的皱紧了眉头,呼吸有些急促。

萧院正忍不住看向满宝,低声道:“行你的第三套针法。”

这也是大家一开始商量好的,这张药方坏就坏在这处,但命和稳健来提,太医院悄悄选择了命。

满宝默不作声的拔了几根针,换了针法……

皇帝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,但温度的确是降下去了。

皇后见他一直在冒汗,知道这是在降温,一边用干巾子给他擦汗,一边试他额头上的温度。

时间一到,满宝便拔了针,她顺手摸了摸皇帝的脉,半响后起身默默的退到了一边,小小的年纪便紧皱着眉头。

萧院正上前摸了摸皇帝的脉,让到一边让刘太医也看过便道:“娘娘,陛下暂时退烧了。”

皇后便松了一口气,挥手道:“辛苦几位太医了,你们先去休息吧。”

几人应下,躬身退了下去。

萧院正还有事与满宝商量,因此拉上她一起。

四位太医都是人精了,甭管实际情况怎么样,反正面上是照常的严肃,一般人还真看不出什么来。

所以外室坐着等候消息的魏知、老唐大人等便都盯着满宝看,见她眉头紧皱,小脸都苦在了一起便知道情况不好。

太子也从室内追了出来,直接了当的问萧院正,“父皇何时能好?”

萧院正哪敢肯定?只能道:“殿下,我们还得商量一下用药,陛下现在虽暂时退烧了,但病根未除,还有可能会反复的。”

太子眉头紧皱,看向周满。

却见她正皱着眉头看着脚尖,便知道情况不是很好,他抿了抿嘴,让开让太医们去商量。

萧院正和刘太医没有当着众人的面商量,而是把太医院的人都拉到了耳房熬药的地方,将宫人都支走后才低声商量起来,“你们手上可还有什么合适的方子吗?”

一听萧院正这话,没摸脉的方太医和卢太医便知道情况不好,忍不住问道:“脉象如何,那药竟是没起效果吗?”

萧院正看了一眼刘太医后叹气,“我把脉的时候还看了一眼陛下腰上的旧伤,已经红肿起来,甚至隐又水渍。”

方太医和卢太医一听大惊失色,连忙看向刘太医。

刘太医微微点头,沉重的道:“陛下的这道旧伤早年处理得不是很好,这才留下了隐患。”

说罢又看了一眼周满,道:“郑家的止血消炎圣品三七膏要是早二十年问世,这道伤或许就处理好了。”

萧院正烦躁道:“这会儿是谈论这个的时候吗?陛下体内的炎症太严重了,尤其是咽喉上的炎症,都已经发脓了,再不治……”

Related Posts

类似蘑菇视频的软件

touchstopgo污ios版下载

料阴短视频下载

黄色成人免费app

在哪里下载快孤软件

丝瓜app下载免费下载安装